澳洲留学

经历韩国留学生踩踏事故被压1小时后获救看到一个父亲用尽全力把四五岁的孩子推出人群将是此生难忘的噩梦

现在看到梨泰院的新闻,大家可能很震惊,但我很害怕。

生动的生命,前一秒还在呼救,下一秒没有呼吸。

我曾经想活下去。 我只是想活下去。

10月30日凌晨,急救人员在韩国首尔市龙山区梨泰院洞一带现场工作。

图片来源:新华社

文丨新京报记者朱清华侯庆香

编辑丨陈晓舒

8分钟前读校对丨嘉宁正文4467字的人倒下了,一排倒下,两排倒下,都倒下了。

徐青和朋友被夹在人群中,动弹不得,喘不过气来。

在被压倒之前,她们手拉手,压倒之后,中间有一个人插队。

徐青个子很高,一米七五,身后有数不清的人压着,她还想伸长脖子呼吸。

右边那个矮女人,大约一米五,徐青眼巴巴地看着她咽气。

据韩国政府通报,10月29日,韩国首尔梨泰院地区踩踏事故造成154人死亡,100多人不同程度受伤。

事故发生的胡同长约40米,宽4米,通常只能容纳6名大人,但据韩国警方统计,事发当天来梨泰院地区集会的人超过了10万人。

事故发生时,当地时间约晚10点10分,晚上10点15分韩国消防部门首次接到通报。

救援队到达后,试图从前方抱起被压在下面的人,但没能实现。

晚上11点多,被压在徐青身后的人们开始松动,从最后一点点被疏散。

梨泰院从1997年开始是首尔第一个旅游特区,居住着很多外国人,被称为韩国的“万国城”,是韩国年轻人庆祝万圣节的人气场所。

这也是韩国自取消新型冠状病毒大爆发限制、维持社交距离措施后,首次举办万圣节活动。

我们采访了三个中国人。 他们从不同的地方出发,不同的时间到达,以不同的速度穿过拥堵的街区,有人提前离开了,有人被压在人群下面。

说“我曾想过活”的人:徐青我现在想说的只是我活了下来。

想起昨晚发生的事,还是喘不过气来。

当时的情况凄惨得超乎想象,感觉有几百斤石头在压着自己。

我个子很高,有1米75,还可以伸长脖子呼吸。 右边的矮个子女性可能是1米5。 我看着她咽气,五分钟就窒息了。 在我旁边,我一动不动地看着。 因为脖子动不了,右后方的外国男性还在。

韩国时间10月29日晚9点30分到达梨泰院地铁站。 刚出地铁就已经有很多人了。 和朋友买冰淇淋步行,10多分钟后到那条街,梨泰院星期六星期天人很多,我们只是去看体验。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后面的人群继续推着我,把我们推到了最前面的十字路口,正好在下坡的位置。

人太多了,我想沿着那个十字路口下车。 右转就是梨泰院地铁1号口。 早走三分钟就到了。

我们想回家,所以不玩了。

走到一半也没想到会发生事故。

胡同宽4米左右,很狭窄。

走到一半就卡住了,动弹不了。

突然,前面的人倒下了。 倒成了一排。 倒成了两列。 哪个都倒下了。 我和朋友被夹在中间,一点也动不了。 我被压扁了。 无间隙地,喘不过气来。 我既没有撞到墙上,也没有站在地上,完全被压扁了。

压倒的时候,我们还牵着手,但压倒之后,有人挤在我们中间,把我们隔开了。

我朋友在中间的位置,我靠在右边的墙上,所以她比我严重。

她晕倒了。 我很坚强,就像我旁边的女孩一样,她真的很快就倒在我面前,我们的脸很接近,她很快就窒息了。

后面的男人开始,在我旁边。 我害怕死了,手指头动不了,可以勉强呼吸。

因为来晚了,所以来了之后就想抱着从前面往下压的人,但是没能抱着,一直在往外拔人。 一个人也没有拔掉,全部都堆了起来。 我身后各有一个人,感觉有两三百人压在我身上。 我的脚被摁住了,没有知觉。

就这样持续了一个小时。

事故发生在10点10分左右,11点多我身后的人才一点点撤退了。

踏上事故地后,也有人在三叉路那里拍照。

我一直被推到最前面,等了一个小时,终于把我救出去了。

我被员背着走到外面坐在旁边,他们先扶着倒下的人,我的朋友被送到了医院。

之后,我给另一个朋友打了电话,让他开车来接我。

那天晚上,我去医院简单注册,检查后,说没那么严重,就拍了电影。 骨头没问题,但心肺还没检查。 你开车回家,自己休息吧。

现在胸腔有压迫感,不能加大呼吸。 脚的手臂上有被压迫后留下的淤青,还很痛。

徐青接受治疗时的照片,大腿小腿上长满了淤青。

回答者供图

上午去急诊室见朋友。

朋友拍电影,也没有大碍。

现在看到梨泰院的新闻,大家可能很震惊,但我很害怕。

生动的生命,前一秒还在呼救,下一秒没有呼吸。

我曾经想活下去。 我只是想活下去。

越来越拥挤的空间,越来越小的生存概率,我真的差点闭上眼睛。

我真的不是矫正。 在你身边一连死了三个人,当你把身体贴在他们的身上,把脸贴在脸上时,你就知道了什么是绝望。 后来看了新闻,我被困了足足一个小时,真的不知道我是怎么坚持的。

我现在就想说的是,我活了下来,是想说我活了下来。

我现在也很后悔。 本来打算9点半溜达到10点半,然后闲逛一个小时回家的,没想到这一个小时,会成为我一生难忘的噩梦。

一位父亲拼命地想说服四、五岁的孩子。 张立堂是我在韩国三年多来第一次去梨泰院,也是第一次过万圣节。

现在回想起来。 昨天其实离地铁站不太正常,人太多了。

晚上7点左右,梨泰院地铁站已经开始排起长队。

回答者供图

我是摄影师,拿着照相机一边拍照一边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和朋友走散了。

我只能跟着人群走。 很多人都在cosplay,非常开心。 很热闹。

一开始还可以拍照,但是走着走着突然人群停了下来,大约五分钟没有往前走。 之后,慢慢又开始行动,人越来越多,我再也没能拍照了。

我开始觉得自己不是在走,而是很被动,跟着人群往前走,再也控制不住前进和后退了。

力量差点把我推倒。 我的第六感说很危险。

我意识到一旦摔倒了就一定会发生事故,开始想办法拼命地往边上推。

这时,我看到俱乐部边上有根柱子,赶紧推了上去,和几个女孩一起扶着柱子,以防被人群推走。

我站在那里,看到了不断涌向前面的人们。 中间的部分非常拥挤,重叠了好几层。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家三口,父亲眼神无力,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却丝毫没有放松,拼命想把孩子交出来。

不知道是旁边的行人还是酒吧的工作人员,急忙抓住了孩子。

在一个拐角处,我竭尽全力在路边停留了二三十分钟。 人群拥挤的时候用力扛着,人群不拥挤的时候在那里等着人群。

其实我一米八多,很强壮很有力气,但那时我一手拿着照相机,背着包,好几次都差点被压坏。

真的很拥挤,别说装摄像头了,手机就在我口袋里,连掏手机的动作都做不出来。

我在人群中看到五六个一组的男人,觉得他们有点兴奋,好像在闹,故意到处挤,那时我因为他们差点晕倒。

我站的十字路口边上有一群人,大家开始爬上俱乐部外面的树围栏,试图逃进店里。 一开始警卫会阻止他们,但之后就没办法了。 因为控制不住,很多女孩子也穿着裙子爬上去。

我前面有两个韩国女孩,包裹链断了,手机也不见了,我站在她们后面,看到她们差点晕倒,赶紧用手一撑,拦住了她们几次。

如果摔倒了,我知道真的结束了。

我身边还有个女孩,发现自己的包不见了,让她看看地上有没有包和手机,除了鞋子和脚以外什么也看不见。

刚开始,韩国人也骂“不好办,为什么这么多人”之类的,后来就开始哭叫了。

因为白天和朋友去看了足球比赛,所以整场比赛90分钟,我们一直在喊加油。 前一天晚上,我拍摄到凌晨4点。 我好几个小时没睡觉了。

当时已经很累了,一直在勉强。

不知道过了多久,人群渐渐不那么拥挤了,我开始往回走。

真的出去后,满大街都已经是救护车了。

走出那个小区域,在另一条小巷里还有很多人在开心地玩耍。 停在那里的救护车对他们好像没什么影响。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手机一直没有信号,只能到地铁站。

进站后,疲劳一下子袭来,很多人直接坐在地上,我也坐下来喘口气,终于信号也恢复了,联系上了朋友。

之后,看了在现场接受救治的视频,真的很不舒服。 结果自己经历了。

好可怕啊。 家里有妻子和孩子。 从孩子出生十几天后到现在,我已经两年多没见过孩子了。

之后,即使回到家,也一直想不起来这件事。

我和朋友在餐厅吃饭的时候,正好在十字路口,韩国电视台在附近贴了指示牌,我想可能是有事打电话向某一方求助的意思。

他们走了一会儿就发生了事故。

要是当时有在场遵守秩序就好了。 因为人太多了。 但是,一开始一个也没有,发生了什么事之后,想进去也很难进去。

晚上回去后,妻子给我发了信息。 我硬要告诉她,觉得事情不对就走了。 如果我说我刚在那条小巷里逃出来,我妻子一定会骂我的。 你会担心的吧。

10月30日,韩国首尔市龙山区梨泰院洞一带的踩踏事故现场。

图片来源:新华社

后面的韩国人不停地喊着“下车”。 张桐我和朋友坐地铁6号线,晚上6点左右到了梨泰院。 那时人很多,但还能走路。

那条路上酒吧很多,路边有很多排队假扮的人,还有很多拍照的人。 我们去了一家比较偏僻的餐厅吃饭,晚上8点左右出来,我们在路边拍了照片,大家都穿上了万圣节的服装,提前整理了服装。 我是修女的服装。

拍摄了10分钟左右后,我感觉不舒服。 周围的人好像挤在一起了,连路都走不动了。 大家都把贴在前面的人的背上。

晚上8点到9点之间,我有点害怕,开始想带朋友出去。 但是那条小巷非常狭窄,而且只有这条小巷。 有人进去了,有人出去了,大家都聚在一起,还有很多人在叫。 哇,这是一个兴奋的声音。 因为有很多外国人,所以各种语言聚集在一起,非常混乱。

张桐晚上9点05分在事故现场附近拍摄的人流。

回答者供图

幸运的是,我们俩在国内的时候,见过这种踩踏事件的科普,知道贴着墙走,所以我们俩向着墙推,贴着墙出去了。

也有无论如何也走不动的情况。 我们要么进商店,要么爬上旁边排列的几个箱子上站着。 能踩就踩着站一会儿,休息一下,让大家先走。 人稍微动了动,能走路了的话,再往前走。

就那么点路,不到一公里,就走了一个小时左右。

我一直沿着人流走,经过了事发的地方。 因为那里其实是通往大道的十字路口,那条路又是下坡路,走的时候感觉后面一直有人在推,很容易不稳定。

路边还有化妆间,可能是化妆的东西掉在地上了,路面很乱,很容易不小心绊倒。

一家烤肉店的门是推拉的。 有一次,很多人直接挤进了店里。 后来,店家看到有很多人进去,就关上了那扇门。

你不能选择方向。 人群去哪里,你就被推到哪里。 我们一直跟着路边走。 如果没有墙,我就靠路边走。

我身后的韩国人,一直在喊“下车”。 声音很大。 他们喊“下车”的意思是“快点走”。 因为是下坡路。

晚上9点51分,我出来了。

坐地铁回去的时候,我还看到很多人都在往那里走,和朋友在哀叹。 这样会不会发生什么?

刚到家的留学生群里,有人说出了事故。

然后慢慢地,视频照片越来越多,很多人不仅擦肩而过,下一秒就躺在那里。

也有很多人联系不上。

(文中徐青、张桐为化名() )。

你可能也会喜欢...